6/07/2006

Night Evil (5)



「睡美人,醒了嗎?」

羅緹亞睡眼惺忪地看著正坐在她心愛躺椅上的獵人前輩,喃喃地唸了幾聲後,又翻回床上繼續睡覺,希雷爾啞然失笑,他沒想到這個冷豔的女子,竟然有這麼可愛的壞習慣。

「我說克勞懷爾大小姐,妳該起床了。」希雷爾緩緩地在被棉被蓋住頭的羅緹亞的身邊說著。

「再、再給我十分鐘?不,五分鐘就好……」

「妳要是再不起來的話,我就要……喂,幹嘛這樣?」話並沒有說完,因為發著銳利光芒的刀刃正架在他的脖子上。

「你就要怎樣?」

「……我就要讓您繼續睡。」

「……滾出去。」

--

一番梳洗後,羅緹亞來到起居室。被她一腳踢出寢室的希雷爾,正揉著仍在發疼的臀部,一臉哀怨地站在窗戶旁,不知道在想些什麼。

「找我什麼事?」

「沒事就不能來找妳嗎?」

「可以,但是下次你最好把盔甲跟防彈衣都穿上,我會用銀彈好好地招待你。」

「唉、唉呀,別這樣嘛,我說我說,一早就臭著一張臉,可是對皮膚不好的呢。」

「……」

「昨天晚上,血律會開了有史以來的第三次緊急會議,會議的內……」

「內容我知道,這跟我們有什麼關係?」

希雷爾並不是個笨蛋,他並不會去深究羅緹亞為什麼也知道會議的內容。畢竟她好歹也曾是佛塞斯家的長女,要說那位渾身充滿貴族爵士氣息的老爹會完全跟她斷絕父女關係,這騙騙小孩子還可以。

「妳的想法呢?妳覺得這是騙局?還是對方真的有意要和平共存?」

「騙局。」坐在對面的獵人晚輩毫不考慮的回答。

「喔?」

「第一點,斯洛肯為了皇位不惜背負弒父之名,要是打算和平共存的話,他大可不必如此,因為他父親本就有意和平,只不過壓不下族內主戰的氣燄罷了。」

「第二點?」希雷爾的眼神中帶著嘉許,看來她老爹的確是培養了一個不錯的接班人,可惜她卻跟自己一樣不想被家族給束縛,不難了解她父親有多失望。

「如果真想要和平,憑他即位到目前為止在族中說一不二的聲望,早就可以放出議和的風聲,就算他被雷劈到,我也不認為他會突然轉性。」

「說得好,但是現在主和與主戰的意見剛好是一半一半,妳難道不想要做些什麼嗎?」

「你當說客的本領看來還得加強。」

「唉呀,有那麼明顯嗎?」

「眼睛沒瞎的都看得出來。不過藍斯雷因家一向都是主和,為什麼你會偏向主戰方?不管是為了艾爾德也好,為了你母親也好,我想不出有什麼理由支持你這麼作。」

「的確,就算我離開了藍斯雷因家,但是外界仍然把我視為家族的族長,艾爾德那小子就只有這點讓我很不滿,不過這跟我想做的事一點關係都沒有,我不會因為這一點就放棄走我選擇的路,這點妳也一樣吧?不是嗎?」希雷爾向羅緹亞調皮地眨了眨眼。

「……那麼你到底想要做什麼?」

「耍帥。」

「啊?」

原圖出自:http://frozenbeach.air-nifty.com/blog/

3 則留言:

該亞 提到...

Rose 的故事寫得很耐人尋味, 有空多寫寫嘿~

Claudia 提到...

該亞誤會哩,night evil這篇這是我跟farain(法雷因)邀稿的,看post的人是誰,就知道是誰寫的,法雷因偶而來rose's bed外遇....不過他拖稿拖很大=,=|||

farain 提到...

我不只拖稿拖很大
連拖地也很擅長唷 >_ob

還有脫女生衣服也......(被螺絲打暈拖走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