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/05/2006

Inability



四月十二日 天氣晴
今天的夜晚很美,跟朋友去逛街的時候買下了這本日記,剛好趁著夜色,寫下這第一篇日記。

--

四月十三日 天氣晴
很累,工作上的疲憊讓差點一回到家就倒頭大睡,勉強地卸了妝,以目前為止最快的速度洗了個澡,雖說是最快,不過也洗了三十分鐘,沒辦法,誰叫我是女生呢?

倒在床上,設定好鬧鐘,正準備矇頭大睡時,才想起忘了寫日記,心不甘情不願地爬起床,寫下這字裡行間內滿是怨氣的日記。

--

四月十四日 天氣依舊晴
今天別部門的同事跑到我的辦公室聊天,因為我家老大出差去了,雖然明天就回來,但是我可是好好地享受了一下這難得的清閒。

放著小野麗沙,讓bossa nova跟紅茶,陪著我過了這一個令人極度放鬆的下午。
好好。

--

四月十五日 天氣陰
好天氣總算過完了,隨著上司出差回來,我的心情也跟窗外的天空一樣,慢慢地陰暗起來,我真的很佩服她,能夠在出差回來剛進公司的一瞬間,就發現到我哪邊沒做好。

這就是天敵吧我想。
真討厭。

--

四月十六日 天氣雨
其實我是很喜歡下雨天的,但並不是這種傾盆大雨式的,而是像霧氣一樣,綿綿地灑在臉上,這種感覺很舒服。

買沒多久的鞋子在捷運上被踩了好幾下,好心疼。

--

四月十七日 天氣雨
為了犒賞自己一週來的辛勞,我決定讓自己狠狠地睡個大覺,起床時的寒意,讓我以為冬天還沒走遠。

幫自己做了份簡單的早餐,總算可以清洗一下被公司旁那家難吃的早餐店,虐待了一星期的胃。

要不是方圓百公尺內沒有其它家,本姑娘才不會去吃那種東西呢。

--

四月十八日 天氣雨
還是在下雨,窗外「沙拉沙拉」的雨聲不停,我坐在桌子前,想要寫些什麼,卻遲遲動不了手。

很佩服自己呢,一個星期沒有提起過你。
你在那邊好嗎?一定吃得很不習慣吧?本來想要請你的家人幫我寄點東西給你,但是那張鄙視的臉跟用力甩上的門,像是狠狠地甩了我的信心一巴掌一樣。

我只是笑著回家,我明明是笑著的啊,為什麼,我卻覺得好難過……
門當戶對,寫起來不過幾秒鐘,卻把我們分隔了一輩子。

--

四月十九日 天氣晴
生理期,勉強撐著打電話到公司請假,上司卻只是冷冷地要我別耽誤到工作。
她是已經過了更年期了嗎?不然為什麼不能了解這種痛楚?

胡亂吃了點東西,吞了顆止痛藥後,窩回床上。

上帝給女人孕育生命的器官,卻又讓這器官每個月都得流一次血,真痛恨自己是女生,每到這一天的時候。

--

四月二十日 天氣晴
嘿,一年了。
其實,還挺快的嘛。我們已經一年沒見面了呢,本來以為會很辛苦,可是回過頭來,才發現到已經過了一年了。

英國的天氣好嗎?聽說幾乎都是陰天吧?
真奇怪,為什麼我非得在這邊寫這些你不會回答的問題呢?
睡覺睡覺。

--

日記的時間停留在我跟她分開正好一年的時間上,摸著半年前她寫下的字跡,吸著這似乎也跟著停留了半年,略帶霉味的空氣,我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來面對。

她到天上去了,四月二十一日的一場意外。

封上最後一個紙箱,這些得寄回去她南部老家,要行動不便的老人家來收拾女兒的遺物,這未免太過殘酷。

打開窗,讓屋內的空氣流轉,我轉身離開房子,帶著她寫在日記裡的愛,跟我胸口碎裂的心。

2 則留言:

☆SuperLowkeyQueen☆ 提到...

超催淚~~~

門當戶對,寫起來不過幾秒鐘,卻把我們分隔了一輩子。
敬 那遙不可及的愛!

Claudia 提到...

haha,這種憂鬱蚊液青年...啊...是文藝青年的寫法,不是我寫得出來的...這篇超久的了說...XD